汽油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汽油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痛经假实施将满月合肥多医院遇冷原因分析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28 19:03:43 阅读: 来源:汽油机厂家

­据江淮晨报消息 今年3月1日起,《安徽省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》正式实施,饱受痛经困扰的女性凭借医疗机构证明,可以申请1-2天的“专属假期”。1个月将满,“痛经假”实施如何?昨天,江淮晨报、江淮网记者从合肥多家医院了解到,截至目前还没有开出“痛经假条”。觉得不好意思、不愿意在痛经时久候就诊,是多数女性不愿请“痛经假”的主要原因。

­“痛经假”遇冷原因分析

­ 觉得不好意思

­·“直属上司是男性,让他在病假条上签字很别扭。”

­·“这是我自己的隐私,不愿意让其他同事知道,尤其是不愿意让男同事知道。”

­·“想到我在家休假,同事看到我的空座位议论‘她痛经到不能上班’就觉得太尴尬。”

­嫌开“医疗机构证明”麻烦

­·“妇产科是医院里人最多的科室之一,别说痛经了,就是平时去看病也得脱层皮。痛经都痛得生不如死了,还要出门,去妇产科经历漫长的挂号、候诊,还不如去单位上班或是请事假、普通病假呢。”在省二院妇科门诊外候诊的邱女士说。

­还不知道有“痛经假”

­·在省二院妇科门诊,记者采访发现,部分女性还不知道可以请“痛经假”,被问及会不会请时,她们基本都是迟疑片刻,接着犹豫地说:“可能不会吧,太麻烦了,也不太好张口。”

­A

­合肥多家医院

­还未开出“痛经假条”

­身为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主任医师,徐福霞对“痛经假”尤为关注,直到这一政策在安徽落地。目前,我省实施“痛经假”将近1个月了,省第二人民医院尚未开出一张“痛经假条”。

­江淮晨报、江淮网记者从合肥市多家医院了解到,至今,“痛经假条”都是“零记录”。所咨询的妇科门诊医生均表示,截至目前,没有收到患者意图开“痛经假条”的要求。

­B

­多数女性会痛经但严重痛经的并不多

­“痛经假”本是尊重女性的福利,缘何在实施初期“遇冷”?徐福霞说,从医生角度看,和患者群体有一定关系。

­“痛经是女人的常见病,约60%-70%的女性都受此困扰,痛经时还伴有恶心、呕吐、腹泻等症状,严重的甚至会虚脱昏厥。但在临床上,有非常严重痛经的人毕竟是少数群体。”徐福霞介绍,痛经一般分为两种,一种是原发性痛经,属于生理性痛经;另一种是继发性痛经,多为病理性导致的。

­通常生理性痛经以小姑娘居多,主要集中于未婚女性。徐福霞所接诊的这类痛经患者,多是疼得忍无可忍,被同学抬到急诊室的,“对于她们来说,每次月经期痛经疼得都不能上课,才会不得已请假。”而继发性痛经一般发生于育龄或生育后的女性,多在30-40岁,多数因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疾病引起,“这种痛经是一年比一年严重,本身就是病,无论有没有痛经假,她们都可以请病假。”

­C

­女性止步“痛经假”

­多因不好意思、嫌麻烦

­“在安徽省出台‘痛经假’之前,我们也允许女员工在经期极度不适时休假,或是适度迟到、早退。不过,几年下来,真的以此为由请假的人非常少,最多不超过10人次。”位于合肥市经开区某药械企业的人事经理姚女士介绍道。

­从她了解的情况看,女员工之所以不愿意请“痛经假”,多数是觉得不好意思,“直属上司是男性,让他在病假条上签字很别扭”,“这是我自己的隐私,不愿意让其他同事知道,尤其是不愿意让男同事知道”,“想到我在家休假,同事看到我的空座位议论‘她痛经到不能上班’就觉得太尴尬”……姚女士转述同事的观点。

­不过,也有不少女性很乐意接受“痛经假”这项福利,却不得不止步于“医疗机构证明”这项要求。记者在省二院妇科门诊随机采访了多名女性后发现,不好意思、嫌麻烦也是她们拒绝“痛经假”的主要原因。但也有部分人表示,还不知道可以请“痛经假”,被问及会不会请时,她们基本都是迟疑片刻,接着犹豫地说:“可能不会吧,太麻烦了,也不太好张口。”

­D

­痛经程度全靠医生判断如何把握“疼度”成问题

­而如何判断是否“严重痛经”,也是“痛经假”政策执行的难题。

­徐福霞介绍,痛经是患者的感觉,通常以个人主诉为主,目前没有任何仪器可以鉴定,医生唯一可以明确判断的是女性是否处于经期。而对于疼痛等级,当前临床上主要采用国际通用的疼痛评分法,根据病人的临床变现、表情、心跳、脉搏、血压、脸色苍白程度等进行判断,但这主要依靠医生经验,属于主观判断,并不排除出错的可能性。

­“严重痛经的患者往往脸色发青,只能抱着肚子,蜷缩着身子,站都站不起来,更走不了路。一般来说,不会有人大费周章地假装痛经来医院开假条,而且这些症状也很难演出来,但万一就是有患者骗了医生呢?或者有的患者疼得很严重,但有足够的控制力保持仪态,你能说她不是严重痛经吗?这个度该如何把握?”合肥市某三甲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妇产科医生说。

­“女性每月一次经期,如此高密度的请假,是否由医疗机构判定痛经程度不是最重要的,保护女员工的隐私,保障她们不会因为频繁请假被‘特殊待遇’,甚至影响升职前景,才是痛经假能真正实施的先决条件。”徐福霞说。

135彩票安卓版

魔龙世界360版

王者永恒